採訪山東”淘寶村”的新節奏

2014/03/27

以往的臘八這一天,山東省博興縣灣頭村的村民會早早起床,打掃衛生,熬粥腌蒜,祭祀祖先。可今天喚醒灣頭村的,不再是雞鳴聲,也不再是村民依湖捕魚的古老作息,而是網際網路上發出的“叮咚”聲。這個有幾百年歷史的村莊,已經踏上了電子商務的節拍,成了名副其實的“淘寶村”。如今村民們看重臘八,是因為當天網上有相關年貨促銷,而這直接關係著草柳編的銷量。

    灣頭村是全國20個“淘寶村”之一,全村有1000多個淘寶店銷售草柳編工藝品,其中80%以上的店主都在35歲以下。在山東,像這樣的“淘寶村”共有4個,集中在濱州市博興縣和菏澤市曹縣大集鄉兩地。

    上午10點,淩晨兩點才睡的28歲的馬耀飛剛剛起床。簡單洗漱後,他徑直坐到電腦前,開始了一天的工作,“叮咚、叮咚”,陸陸續續的買家提示音將會持續到深夜。

    臨近中午,守在網店前的安娜努努嘴:“今天的銷量並沒有預期的好。”等待訂單的間歇,安娜拿起單反相機,給新上的貨品拍攝圖片。這是她開店以來用的第二個相機。24歲的安娜是土生土長的灣頭村人,濱州技術學院畢業後在濟南做客服,每月收入只有1800元,“這點工資僅夠基本生活費”。在家人勸說下,20112月她最終選擇在家門口創業。開網店的第一個月,她就凈賺了6000元,第二年就擁有了自己的私家車。現在她的網店已擁有150多個品種的產品。

    但安娜幾乎沒有業余時間,她無奈地說:“自己壓力很大,每天都為訂單著急,每個月光支付各種費用就有6000多元”。由于長時間在電腦前保持同一姿勢,年紀輕輕,她就已經患有嚴重的肩周炎,去年做了1個多月的刮痧治療。“現在還是經常不舒服,不能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她邊說,邊不時換換姿勢。

    中午12點到下午3點,這是“淘寶村”店主們一天最忙的時候,他們忙著下訂單,寫地址,打包。不曾停歇的“叮咚”聲同樣在離灣頭村不遠的“淘寶村”顧家村響起。靠村新建的老粗布家紡城是博興縣大學生創業園,入駐220家商戶中,其中100多家開有淘寶店。

    經營老粗布之前,商鋪店主王立軍與妻子在北京、濟南、淄博都待過,幹過廣告設計、室內裝修。2013年初,王立軍帶著妻兒返鄉開了淘寶店,開始推廣他難以割舍的、也是父輩曾賴以為生的老粗布。如今,他們有自己的生產車間,經營著4個網店。就在兩周前,中央電視臺主持人朱軍聯係到他們,在這裏訂做了幾套唐裝。“到時候給我幾張他穿我們衣服的照片就可以了”,談起名人在這裏訂制唐裝的事,他顯得很淡定。今年央視春晚劇組也在這裏訂制了2000條紅圍巾,這些手感舒適的老粗布圍巾將出現在2014年春晚的主持人和嘉賓身上。

    與顧家村相隔400多公裏的曹縣大集鄉丁樓村,“打工東奔西跑,不如創業淘寶”、“足不出戶掌握天下商機,鍵盤輕敲完成四海交易”的類似標語在村口墻上隨處可見。

    23歲的袁哲初中畢業後,一直在上海的外貿服裝廠打工,去年春節回家看到丁樓村的變化後,她不禁萌生了在家開網店的想法。現在她有兩家淘寶店,平時自己只負責網上銷售,拿到訂單後就到村裏拿貨,然後通過快遞把貨發出去,平均每個月有7000多元收入。“比以前掙得要多,和外面打工相比,我更喜歡在家裏”,她說,在丁樓村,和她有相同經歷的還有很多人。

    下午3點鐘,灣頭村57歲的張洪文正在院子裏加工自家網店接到的訂單,他只接受異形訂制,所以並不是每天都有訂單。2008年奧運會開幕當天,在兒子鼓勵下,木工出身的張洪文開了自己的網店。開店前,初中畢業的他對著墻上貼的漢語拼音表,花了一個多月才學會電腦打字。他習慣在一個老舊的明細簿上記下每個訂單的詳細要求,然後自己打出模具,由59歲的老伴來編。為了展示產品的純天然材質,他甚至會以夏天的玉米地為背景來拍攝產品效果圖。開店前,老兩口晚上不到9點就會入睡;而如今,這對老夫妻每晚都會熬到十一二點,他們的生活已經離不開網絡了。就連張洪文的老伴治療骨質增生的進口藥品,都是在網上訂購的。

    從下午4點開始,快遞員就會成為“淘寶村”絕對的主角。“一直到晚上7點,是快遞最忙的時候”,灣頭村的周曙光快速處理著厚厚一摞快遞單。快遞公司老板介紹:一開始自己也開網店,但後來發現村裏做快遞的太少,嚴重影響了自己包裹的發送速度,最終決定自己代理一家快遞公司。像他這樣做既開網店又做快遞的商戶在村裏還有5家,店主都是30歲出頭。現在,灣頭村遍布著20多家快遞公司和3家銀行。

    入夜,隨著快遞公司的貨車紛紛出發,“淘寶村”再次變得安靜起來。短暫放松後,是晚上10點到11點的網售小高潮。接近午夜,鄉村的淘寶店主們才有了真正喘歇的機會,靠近丁樓村的一條小吃街也開始變得熱鬧,淘寶店主們三三兩兩聚在這裏,享受著難得的愜意時光,而三年前這裏還一片冷清。

資料來源: 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