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周刊:人民網記者看國外農村

2014/03/31

在中國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之際,本報駐外記者圍繞國外農村扶貧、增收、環境等諸多專題進行了採訪。各國農業發展道路不同,在解決農業、農村、農民問題上卻有著許多相似之處。《國際周刊》將連續兩期刊載這些文章,希望能為我國的新農村建設提供借鑒。

扶貧 阿根廷補貼留守農民──駐阿根廷記者 范劍青

國際週刊1

圖:阿根廷牧場 范劍青攝

 

  阿根廷是農牧業強國,它既享有“歐洲糧倉”的美名,又被稱作“牛背上的國家”。阿根廷地廣人稀,農牧場以佔地大而聞名。一般來講,佔地數千公頃至數萬公頃的被稱作大農場,佔地100公頃以下的隻能算小農場。而隻擁有10公頃左右土地的人,由於其收入少,往往被列入貧農階層。
 
  在阿根廷,土地集中化一直是農村的一個趨勢。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許多中型農場主紛紛賣掉土地,在城市買房生活。而小農戶因為佔地太小,賣地所得還買不起城市裡的房子,或者即使進了城也很快變成赤貧,生活還不如農村。因此,隨著中型農場主紛紛進城,阿根廷農村出現了兩極化狀態:大農場進一步擴大,小農戶則離不開土地。記者來阿根廷工作幾年,見過不少大農場主,但一直沒有體驗阿根廷農村窮人的生活。
  在阿根廷農業國務秘書處的介紹下,我聯系到了恩特雷裡奧斯省的一名農技師。他叫吉列爾莫,專門從事農村扶貧工作。他在電話裡向我表示,願意帶我去參觀當地的幾個貧民家庭。
  吉列爾莫住在離首都很遠的一個農村小鎮上,他50出頭,高個子,文質彬彬。他邀請我坐他的車到村裡去。一上車我就發現,車擋風玻璃上斑斑點點有許多破痕。吉列爾莫說,他每個月要有10天的時間在農村,經常在農村公路上跑,玻璃上的破痕是被路上小石子擊中后留下的。
  吉列爾莫帶我去看的幾戶農牧民都是當地的貧困戶。他們享受一個由世界銀行和阿政府共同出資的扶貧項目。這些農戶住得很分散,基本上是在一些大農場的角落佔一小塊土地,安身立命。
  據介紹,阿根廷政府部門曾經作過一項研究,如果一個農民離開土地進城變成失業者,政府要為他一生的醫療、教育、養老、城市公共設施建設等支付龐大的費用。因此,政府鼓勵小農戶留在農村。在阿根廷,1公頃土地的年收入大約為100美元,因此,10公頃以下的小農戶收入水平算低的。為此,政府規定,農村家庭月收入低於當地一個農業工人的月工資水平(約170美元)的,就算是貧困戶,可以得到脫貧資助。
  吉列爾莫介紹說,脫貧項目在資金上包括兩個方面,一是無需償還的補貼,主要用於購買牧場鐵絲網、畜棚、小拖拉機、蔬菜暖棚等﹔二是無息貸款,用於購買種子、秧苗、化肥的開支。除了資金支持之外,脫貧項目還包括技術指導、幫助銷售產品、農技培訓等3個方面。吉列爾莫既是當地扶貧的負責人,又是農技專家,這些事他都要管。每到一戶農民家中,他都要去看看菜棚,提醒人們防虫,或者看看牛羊,提醒何時打疫苗。在分散的農村,當地人幾乎都認識吉列爾莫。
  在吉列爾莫帶我拜訪的10多戶貧民中,我沒有發現他們中有人營養不良。大部分貧民家庭有電視,因住處較為偏遠而沒有通電的農戶,一般都安裝了太陽能發電板,晚上有照明用電,並能看上兩三個小時的電視。他們的孩子能夠免費上學。記者在採訪中正好遇到一群小學生放學,他們中的幾個住家離學校較遠的孩子,居然是騎著馬來上學的。
  根據阿根廷農業國務秘書處提供的數字,阿根廷目前被列入貧困的農戶有13萬戶,約佔全國家庭的1.5%,其中已有近6萬戶得到了政府資助。農業秘書處估計,在今后4至5年內,阿根廷有望在農村地區消除貧困。
 
環境 英國農民的無形資產──駐英國記者 施曉慧
 
國際週刊2
圖:英國沃本阿貝庄園的鹿場 施曉慧攝
 
  看英國農村可選兩個視角。一個是數字中的農村:英國的土地77%在農村,是歐洲農業土地比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大大超過歐洲的平均數40%。它也是農業勞動力比率最低的國家之一,僅有55萬人,佔全國勞動力人口的1.4%。農林牧漁的總產值約71億英鎊,僅佔國民生產總值的0.8%。
  一個是眼睛中的農村:看過油畫中的田園風光嗎?在英國,出了城市,你的相機對准任何一個角度,取景框裡都像是一幅油畫。它沒有美國平原的開闊,沒有瑞士山區的峻秀,但灌木圈成的不規則綠色板塊,隔出深深淺淺的層次,如萬花筒般變化無窮。每到油菜花開的季節,一片黃得耀眼,一片綠得沁心。
  英國農村的土地不肥,但雨水豐沛,因此人工和天然的草場佔60%,終年綠色,適合放牧。英國土地私有,全國約3萬農場主,有一半小農場主是自己工作。今天的英國,農村的社會功能已從單純的農產品供應向休閑、旅游服務擴展。在英國常會聽到這樣的對話:“周末去哪兒?”“去農村。”“假期去哪兒?”“去農村。”英國人說“農村”,與田園牧歌幾乎是同一語。如果誰說自己是農民,說不定就是個貴族。記者有一次在白金漢宮出席茶會,一個農場主樂呵呵地告訴我,女王就是農民。喂牛、放馬,是小王子們閑暇最常干的農活。
  現在,環境已經成為英國農村發展的最大無形資產。首先,英國在農產品上打生態與綠色品牌。英國的勞動力價格高,在英國政府完全取消農產品補貼后,英國農產品要在市場上有競爭力,隻能靠特色。英國的家畜、雞鴨養殖,基本採取放養,依托無污染的青山綠水、新鮮空氣、牧草,使家畜、家禽接近天然的水平,受到了消費者的青睞。
  其次,優美的田園風光,吸引了城市居民到鄉村旅游、居住。由過去小村庄演變而來的小城鎮,保持著完好的傳統風格,吸引著越來越多的城裡人。喜歡懷舊的人買下幾百年的老房子,內部改造后作為鄉村別墅﹔當地也新建一些小型居住區,供不喜歡住城市的上班族居住。小城鎮裡傳統的酒吧、餐館、客棧,則成為人們周末度假的落腳處。
  第三,山清水秀、野生動物繁衍,為人們野外休閑活動提供了更多的機會。經過政府與農場主的協商,英國鄉村已開辟了不少公共步行小道,很多城裡人周末來這裡散步。記者有位朋友,每年就要到一片次生林去看野生的藍鈴花。鄉村協會還有很多打獵俱樂部,如傳統的獵狐、獵兔、獵鹿、打野雞等,都在科學地保証生態平衡的情況下進行。記者曾看過一次打野雞的活動,狩獵者不能進樹林,而由專門的趕鳥人帶著獵狗趕鳥出林。記者看到很多野鹿、野兔在林子裡出沒。趕鳥人是附近的村民,每個人與每隻狗都按國家規定領取勞動報酬。
  2005年4月起,英國政府首次對農民保護環境性經營實行補貼。農場主在其經營的土地上進行良好的環境管理經營,每公頃土地每年可得到最多達30英鎊的補貼,而進行不使用化肥和農藥的綠色耕作則將得到60英鎊的補貼。按照英國環境、食品和農村事務部的規定,無論從事粗放性畜牧養殖的農場主,還是進行集約耕作的糧農,都可與政府部門簽訂協議。一旦加入協議,他們有義務在其農田邊緣種植作為分界的灌木籬牆,並且保護自家土地周圍未開發地塊中的野生植物自由生長,以便為鳥類和哺乳動物等提供棲息家園。
 
生態農業 瑞典注重科技培訓──駐瑞典記者 雷達
 

國際週刊3

圖:斯德哥爾摩居民在購買生態牛肉記 雷達攝

  早春的瑞典,大地仍然被白雪覆蓋,但在首都斯德哥爾摩郊區的一個農場裡,年近60歲的倫德貝格先生早就開始忙碌起來。他計劃在今年把自己的農場建設成一個生態農場,並為此正在接受瑞典農業科技大學有關生態農業知識的培訓。
  當記者用“活到老,學到老”這句中國人熟知的話和他打趣時,他半開玩笑地“回敬”說:“如果這個培訓可以致富,就是再老也會參加”。
  瑞典地廣人稀、氣候條件並不十分優越,許多年以前甚至還出現過飢荒。二戰后的半個多世紀以來,瑞典的農業結構發生了很大變化,農業人口逐漸減少而農場的規模不斷擴大。目前大約有9萬人從事著農業、林業、畜牧業和漁業,家庭式的混合農業生產比較普遍。倫德貝格的農場便是一個典型,這裡既有谷物種植,也飼養著一些家畜和家禽。
  前些年,為了提高農產品產量,倫德貝格接受培訓的主要內容是如何使用化肥、生長劑或制造人工飼料等方面的知識。當時,這些知識也確實幫助他走上了致富的道路。但近年來,瘋牛病、口蹄疫在歐洲蔓延,禽流感目前對瑞典的威脅也在與日俱增,再加上殺虫劑等化學制品的過量使用,人們對糧食和蔬菜的安全越來越不放心。有研究表明,這些問題產生的主要原因,是違背自然規律的喂養及種植方式對家畜、家禽、農作物以及環境造成了損害。因此,那些在“傳統”體制下生產出來的產品,正逐漸受到人們的抵制。面對這種情況,倫德貝格一直在思考他的農場今后該如何發展。慕名參加了生態農業知識培訓后,他最終找到了今后的發展出路。
  對倫德貝格進行培訓的瑞典農業科技大學是瑞典最著名的高等學府之一。1997年,該校成立了“可持續發展農業中心”,聘請了涉及種植業、畜牧業及環境保護等領域的眾多學者,對生態農業這一跨學科問題進行綜合研究,並提出了長期規劃和具體的技術方案。目前,瑞典發展生態農業的地區僅佔全國總耕地面積的1/5左右,為鼓勵農民發展生態農業,學校還在全國很多地方建立了技術示范推廣基地,為農民提供培訓和咨詢服務,費用主要由國家提供,所有農業從業人員均可輪流入學。
  可持續發展農業中心的培訓人員約翰鬆告訴記者,很多來參加培訓的農民在開始時,都相信生態農業可以促進人類健康、保護環境,但對能否幫助他們更加富裕表示懷疑。除了傳授技術外,約翰鬆最費口舌的就是如何向農民解釋這一問題。他說,很多農民隻注意到生態農業高成本的一面,卻沒有看到這一產業巨大的市場潛力。就食品而言,當“數量”不再是問題時,“質量”就會成為引導市場的主要因素,特別是瘋牛病等疫情在近年先后暴發,造成了人們對食品安全的恐慌。在這種情況下,能夠保証質量的生態農產品不愁沒有銷路。現在,價格較貴的生態農產品雖然隻佔據著食品的“高端”市場,但不久的將來,這種產品一定會搶佔食品的“主流”市場。
  現在,有越來越多像倫德貝格這樣的瑞典農民參加了生態農業知識的培訓。倫德貝格說,參加培訓不僅學到了使用有機肥、種植綠肥、作物輪作、生物防治等技術來發展生態農業,也對市場有了新的認識。他曾親自到斯德哥爾摩的大型超市裡做過調研,發現多數瑞典人為了健康和環保,願意出高價去購買生態農產品,雖然生態農產品的價格比普通農產品貴20%─30%,最貴的甚至要高出一倍,但市場銷路依然很好。還有統計顯示,這類產品在瑞典的年銷售額早已超過10億瑞典克朗(約合1.29億美元),並且仍會有很大的上升空間。這使倫德貝格更加堅定了建設生態農場的信心。臨別時,倫德貝格熱情地向記者發出邀請:“等到秋天的時候,你在這裡不僅會品嘗到最健康、最環保的食品,也會看到更美麗、更富裕的農場”。

經營 俄羅斯農場找市場──駐俄羅斯記者 馬劍

國際週刊4

圖:萵苣種植大棚工作人員在進行操作 馬劍攝

  “白房子”農場坐落在莫斯科西南郊外,從莫斯科的環城公路向外開車不出10公裡,記者便來到了這所莫斯科最大的現代化農場。從遠處看,這裡的溫室大棚連成一片,氣勢宏大,有些大棚內燈火通明,仿佛是輝煌的玻璃宮殿。
  農場的生產部經理蘭德舍夫熱情地接待了記者,並親切稱呼記者為“同志”。蘭德舍夫告訴記者,農場至今已經有85年的歷史。現在,農場生產的各種蔬菜佔到莫斯科蔬菜市場的20%,“白房子蔬菜”已經成為在俄羅斯響當當的名牌產品。蘭德舍夫說,除了蔬菜之外,該農場還種植了大量的花卉等。目前農場共有33個溫室大棚,佔地50公頃,每年生產超過1.5萬噸的各類蔬菜。在種植黃瓜的溫室內,記者看到瓜秧整齊劃一地排列著,每排中間保留了大約半米左右的距離。蘭德舍夫告訴記者,這裡的灌溉技術來自以色列,不僅大量節約了生產成本,還使收成提高了2─3倍。
  隨后,記者又來到了種植萵苣的大棚內參觀。蘭德舍夫向記者展示了種植萵苣的機器,是從荷蘭引進的設備,萵苣種植在特制的小杯子中。在這種條件下萵苣生長得很快,基本上一個月就可以收獲。參觀完溫室大棚,蘭德舍夫又帶領記者參觀了農場下屬的食品加工廠。在這裡,各種蔬菜被清洗干淨消毒之后再分類混合,做成袋裝的沙拉半成品,顧客購買后隻需按自己的口味添加沙拉醬就可以直接食用。蘭德舍夫告訴記者,麥當勞、歐尚等世界大公司現在都已成為他們的客戶。
  談起“白房子”農場成功的秘訣,農場的負責人謝苗諾夫告訴記者:蘇聯時期,“白房子”還是國營農場,專門負責向克裡姆林宮提供蔬菜。上世紀80年代,國家不再負責這些國營的農場,農場要自己尋找出路。90年代,俄羅斯又掀起了股份制的風潮,農場再次面臨轉型。謝苗諾夫1988年擔任農場的總經理,開始領導農場向現代農業企業方向改革。
  農場首先用現代公司的管理模式建立了一支管理團隊,吸引許多海外歸來的精英人才加入,不少人都有在西方大公司工作的經歷。之后,農場確定了以農產品經營為主的發展方向,找准了自己的市場定位。通過市場化的運作,農場順利地引進了銀行的貸款,開始進入良性循環的軌道,一步一步地發展壯大了起來。如今,農場的資產已經達到了1.2億美元,每年上繳的利稅佔當地政府稅收總額的1/4,與此同時,農場還帶動了當地經濟的發展,解決了當地人的就業問題。農場目前大約有1000名工作人員,由於農場的待遇優厚,甚至有不少莫斯科市民也想到這裡來工作。
  “白房子”農場的成功只是俄羅斯眾多現代農場的一個縮影。謝苗諾夫告訴記者,俄羅斯農業部曾經評選出俄最優秀的300家現代農業企業,但這些企業的產值隻佔到俄羅斯農業總產值的10%,有許多農場還是被動地等待政府的救濟。俄羅斯大部分的地區的農村經濟依然處於非常落后的水平,土地荒蕪,大量勞動力流向城市。他強調,隻有那些掌握了市場經濟方法的農業企業才是俄羅斯農業復興的希望所在。
 
增收 南非採取五大措施──駐南非記者 李鋒
  南非全國有46%的人口居住在農村地區,多數處於貧困狀態。1994年,南非新政府從前白人政權手中繼承了幾乎是世界上按種族劃分的最不公正的土地分配:白人佔據了87%的農業用地,而佔人口絕大多數的黑人隻有其余的13%,且其中有相當部分是劣質土地。土地分配不公加上其他多種因素,直接導致了南非廣大農村地區、特別是前“黑人家園”地區居民的貧困,如何盡快提高農民收入,改善他們的生活水平,成為南非新政府亟待解決的問題。11年來,南非增加農民收入、減少貧困人口的辦法主要有以下5個方面:
  一靠土地改革。南非新政府1994年就開始了土地改革,本著自願買賣的原則,計劃用20年左右的時間讓黑人掌握全國30%的農場。土改計劃包括土地歸還、土地重新分配和變更使用期限等內容。但南非的土改實施起來並不順利,截至去年,隻有不到400萬公頃的土地(約佔全國可耕地面積的4%)得以重新分配,受益的黑人隻有70萬。政府認為,土地重新分配進展緩慢的原因是白人農場主在出賣土地時要價過高。因此南非副總統恩格庫卡去年7月呼吁白人農場主與政府合作,表示在未來的10年內政府將加快土地改革進程。
  二靠農業信貸。為了向黑人提供發展生產必需的資金,南非新政府在前“黑人家園”設立了多種信貸機構,其中土地銀行發揮了最為顯著的作用。根據南非農業部門公布的數字,截至目前,共有約13萬黑人成為該機構的受益者,受益者還在逐年遞增。現在,南非土地銀行已經設立了80多個分支機構,其中包括20個流動站點。
  三靠加大投入。為了加強農村的基礎設施建設,南非政府先后通過了3項有關法規。農田灌溉對於相對干旱的南非來說至關重要,南非政府對此投入了大量資金。但是由於在實際操作中的不當,部分灌溉項目並未發揮應有的作用。因此,林波波省農業部門發起了一場“農地灌溉修復運動”並計劃在適當時期將這些灌溉設施交由當地農民自主管理。在農業科技方面,1997年南非政府共投入3.37億蘭特(約合5300萬美元)研究資金,此后雖然有所減少,但在2001年仍然達到了2.62億蘭特(約合4100萬美元)。
  四靠技能培訓。經驗表明,如果沒有及時向農民提供技術支持,任何土地改革的成果都會被大大降低。南非政府注意到了這個問題,在土地改革的同時也在通過各種渠道向剛剛分配到土地的中小農民提供農業種植和農場管理技術培訓。2004年,南非農業部門發起了一輪新的“農業綜合扶持項目”,力圖向中小農民提供多種技術性服務。
  五靠法律和貿易政策保障。1994年以后,南非政府先后制定了4項勞動法案用以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這些法案同樣適用於農業工人。各種不同的農會也是維護農民權益的重要機構。1994年,南非加入了以前被禁止的多個世界和地區性的貿易組織,同眾多的國家簽署了雙邊或多邊農業合作協議,這對於促進農產品出口和農民增收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科技 澳大利亞耕地靠衛星──駐澳大利亞記者 李景衛

國際週刊5

圖:澳大利亞農民使用的棉花採收機 李景衛攝

  澳大利亞農業有一種特殊的魅力,時常吸引記者到農村走訪。每到一處,可見洋房寬敞明亮,風格各異﹔農業機械成群,大、中、小型樣樣齊全﹔農民精神抖擻,勞作時渾身泥土,會客時西服革履。真是新農村,新農民!
  採訪中,農業機械從傳統化到現代化的發展令記者驚嘆不已。傳統類農機具仍實行人工操作,而現代化機械則可完全由電腦控制。在新南威爾士州,記者見到一種超大型拖拉機。新南威爾士州基礎產業部分管國際和農業事務的經理菲得普•阿姆布拉斯特介紹說,那是一種非常現代化的拖拉機。它由衛星導航在田間作業,與人工操作相比,不但耕作質量高,而且省工、省時、省能源。談到這些優越性時,阿姆布拉斯特進一步解釋說,這種拖拉機由電腦控制,無需人工操作,自然省去人工。更重要的是,傳統拖拉機在人工操作下很難精確耕作,耕地時,前后耕作的土地往往會有部分重疊,出現漏耕。發生重疊會費工費時,浪費能源﹔出現漏耕便會影響播種質量。而利用衛星導航系統,這些問題迎刃而解。採用現代科技手段進行農業生產深受農民歡迎。目前,澳大利亞80%的農場利用衛星導航系統指揮拖拉機耕作,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益。
  在新南威爾士州納拉布裡郡棉花生產基地,一台酷似巨型理發推子的機器十分令人好奇。棉花生產基地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那台3米高的龐然大物是一台棉花採收機。過去,棉花成熟一批,棉農採收一批,人工難以滿足,棉花生產很難發展。現在,科技發展解決了這一難題。棉花分批成熟,但不分批採收。待2/3棉桃成熟吐出潔白的棉絮后,對棉田噴洒脫水劑,使整個棉株失水,促使全部棉葉迅速脫落,同時強制頂部棉桃干裂吐絮。這時,由採棉機進行採收作業。採棉機不是在田間收割棉花,而是對棉田進行一次梳理。機器的齒縫裡有一排排帶有螺旋狀刮齒的“鐵手指”。當機器行進時,成排的“鐵手指”高速運轉,將所有棉花一採而光。每台採棉機一天可完成上百公頃棉花的採收。
  離開棉花生產基地,來到附近的棉花農場。農場主羅庚夫婦熱心陪伴記者到棉田參觀。1500公頃棉花長勢喜人,一片豐收景象。參觀採訪接近尾聲時,路過羅庚夫婦的停車場。那裡,停靠著各式農業機械,有拖拉機、播種機、抽水機和粉碎機等,但最吸引人的是停在一旁的一台機車。它與眾不同,外行人還真不知道它是何物,有何用途?羅庚告訴記者,那是一台多功能機械,用於噴洒農藥、化肥和播種等。在田間作業前,隻需給機器裝上備料,輸入電腦程序,然后打開衛星導航系統。機器會按照規定程序,自動到田間噴藥、施肥。規定的作業完成后,機器經過設在地頭的自動噴淋系統,將沾染在“身”上的農藥或化肥沖刷干淨,然后返回停車場,以免污染沿途農田和作物。